新浪育儿 养育百科

生活在法国的中国女人

新浪育儿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今天清理内存超标的电话,突然看到了留给丽丽的短信。时间显示在2015年5月的某一天。

她的留言是-亲爱的方,谢谢你今天来看我。真高兴看到你。希望你找工作顺利。等我身体稍微好一些我们一起去中餐馆吃饭哈。

我的回复是-亲爱的丽丽,对不起,今天因为停车位很远时间又有限,竟然空手去看你。太不好意思了。你安心养病,我们和小文一定一起去吃中餐哈。

丽丽是三年前在法语学校认识的同学,马来西亚籍的中国人,奶奶的那一代从中国广州迁到马来西亚,到她这一代早已不说中文,但是相处的时候从内到外我和她都没有隔阂,只是我们之间交流的语言是都不熟练的法文。

她20几岁出国芬兰,在那里生活了20多年,后来前夫去世,守寡了几年之后认识了之后的法国老公,然后于几年前嫁到了法国。

我们刚认识那会儿她刚刚结束一个疗程的化疗,头发稀疏,面色倒还算红润,她性格开朗,如果不是她主动告诉我,我丝毫不会想到她身患癌症,而且是部位比较敏感的肠道系统。

我们一起学习了好几个月,之后便各奔东西忙碌自己的生活。

丽丽没有孩子,年长我很多,和退休的老公一起市里市外的住着,我每天忙孩子顾家,我们生活中唯一的交集就是每几个月一次的聚餐。

2015年年初得知她的病情恶化,她需要开始新一轮的化疗,还要尝试新的药物,我和小文一起看了她一次。

记得那次见到她时,她面色蜡黄,新药似乎有疗效但是头发全部没了,整个人有些消瘦,和她贴面礼心里咯噔一下,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坐在椅子上时对我们描述着她的病情,我们怕她有压力就想着别的话题。我们天南海北的聊着,说着我的孩子,小文的孩子,她说着她的在巴黎的侄女,在马来西亚的家人,家乡的老妈妈,照顾妈妈的弟弟,已经去世的芬兰前夫,还有现在的老公,老公的家人。。。话题真的是要多天南有多海北。

丽丽的法国老公是个退休的高级公务员,生活无忧,但是被丽丽的病搞得担忧而焦虑。我们三个女人聊大天时,他老公给我们端茶送水,外加里出外进唉声叹气。他40几岁离婚,孩子们现在都已经成年,他也是在5年前退休之后才和丽丽组织了新家庭,天伦之乐得来不易,两位不年轻的人还没来得及尽情享受就不得不归还幸福!

在法国,好像他这样离婚又娶的老人如果不是跟后来的妻子又有个一儿半女,通常是很难重新得到自己儿女的照顾的。

看着阳台上老人的背影,看着椅子上尴尬坐姿的丽丽,从天而降的孤寂和恐惧让旁观的我都不寒而栗!何况他们呢。。。

那次之后我们又试着约了好几次,每次不是阴差就是阳错始终没见上,还有一次去见她的路上愣是撞了车,不得已作罢。

去年6月回国度假之前我自己又去看了她一次,那一次她好像更加虚弱更加憔悴更加瘦小,小腹有了个大肿包,她尴尬而吃力地坐着,桌上放着一本名为《正面力量》的书。整个房间在斜阳的映衬下显得尤其昏暗和悲伤,无处不在的叹息和残阳弱光混杂在一起,显得又无奈又无力。看着书名,看着丽丽,看着她老公,我语塞又矛盾------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拼命地憋着眼泪。

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这次离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到她。

离开之前我想留个她老公的电话号码,踌躇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张嘴。离开时我坚持她留步,丽丽欣然接受没有送我到楼下。我就好像上一次离开她家一样说着下一次聚餐的计划,她也欣然接受。

从国内回来后我给她发短信没有回复,打她电话关机,我没有她老公的电话,我们的交情甚至不允许我不打电话就去她家,我是她的朋友不是她老公的朋友,如果我和她之间的联系是断裂的,如果不是在大街上偶遇她老公,我们甚至没有一个可以连得上的契机!

今天看着旧时的短信,心里又开始惦记着她,发了短信,又拨了电话,还是没有回复,没有开机!

好像我们这种生活在国外的中国女人,乌泱一片!有外嫁的,有读书的,有搞事业的,有打黑工的,有专门顾家带孩子的。。。在当地,或多或少,每个人都会有一个链接或是一个痕迹。这些个链接和痕迹可以是工作单位可以是老公,可以是孩子可以是同事,如果会搞人际关系,甚至可以是菜场的收银员”老王“。。。

可是,如果一个人除了外嫁以外,没有孩子不工作,不去学校没同事,甚至不经常买菜,没有可以搭话的”菜场老王“,那么如果有一天这个人匆忙地走了,如果老公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改变了生活节奏,如果她本国的家人对她国外的生活一无所知,那么关于这个女人,就没有什么纪念可以标识她在这片土地上曾经生活过。曾经的痕迹也好像秋天的叶子一样和秋风一起被吹走了。。

本文来源 新浪博主 顺六博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