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育儿 母婴关注

未婚妈妈离家出走 3岁孩子仍是黑户上学成难题

中国新闻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没有户口,首先就是无法上学,随之办不了居民身份证,这样的未来将寸步难行。3岁的文文(化名),还理解不了户口的重要性。看到奶奶和爸爸说起户口的事儿就唉声叹气,文文也跟着上火,因为看到邻家的小朋友都上幼儿园了,他也想去……

孩子3岁仍是“黑户”

这两天,孙平的嗓子哑得说话都费劲儿,他打听了很多人,也到村委会开了证明,可儿子的户口就是落不了。

他每天把户口薄、身份证和孩子的出生证明揣在衣服兜里,出生证明上的字迹都有些模糊了。“一遍遍地打开、合上,我都怕折断了。”孙平说。

为了儿子户口的事儿,孙平多次往返于县、镇的户籍部门,却一直没有进展,原因就是他没有结婚证,而孩子的母亲又突然离家,声称“不过了”。听到大人们在谈论“妈妈”,文文将放在柜子上穿着婚纱的妈妈照片拿下来,抱在怀里,不断用手指点。

文文的奶奶说,其实,孩子对妈妈没啥印象,但看到别的孩子都有妈妈,他们不想让孩子觉得比别的孩子少啥,就拿照片告诉文文,这是妈妈。于是,每每听到“妈妈”字样,文文就会抱着妈妈的照片,喊着“妈妈”。

文文奶奶告诉记者,文文从小就懂事儿,很少哭,也不随便发脾气。很小的时候,他就像能听懂大人说的话似的,看到家里有啥难事了,他都会比平时更乖。“有时看着孩子,我这眼泪就止不住。过了百天,就没再吃到奶。孩子慢慢大了,现在用照片能哄,以后明白了,要妈,咋整?”说着,文文的奶奶已泣不成声。

离家的妈妈说“不过了”

没有结婚证,文文的妈妈又离开了,孙平只好寻求另一条能给孩子落户口的途径。被告知,还可以做亲子鉴定。但一打听,做一次要上千元,他摸摸口袋摇了摇头。

据孙平讲,2010年,他还在福建打工,小学文化的他有面案的手艺。工作之余,通过陌陌聊天,他认识了在大庆乘风庄打工的王英(化名)。通过近一年的网上沟通,两个人确定了恋爱关系。2011年夏天,孙平回到了大庆。

2012年,孙平与王英举行了婚礼,却没办理结婚证。由于王英家在云南,受到经济等多种因素的限制,娘家只是通过视频跟孙平“见了面”。因为语言不通,孙平很少跟王英家人聊天,有事都是王英转述。

2015年12月,孙平与王英的儿子文文出生。孩子过完百天,因家里拮据,孙平就跟王英到市里打工,还在吃奶的文文只好交给奶奶。几个月后的一天,王英让孙平回老家打些柴,称过年时烧。孙平回到老家后,王英让他给送两件衣服过去。想到明天就回去了,孙平让王英等一天。

第二天,他匆匆赶回市区,但在租住房没见到王英。他又赶到王英打工的店,店主说,她前一天说辞职了。孙平给王英打电话,王英说在齐齐哈尔。还没等孙平问去齐市的原因,王英直接说:“不过了。”

孩子还要“黑”到何时

一时间,孙平蒙了。

之前,两个人就是因为赚钱太少的事,争辩过几次,可从未大闹过,也不至于到了过不下去的程度。但这之后,孙平就“联系”不上王英了。孩子的奶奶身体不好,孩子又太小,他无法继续打工。好不容易盼着孩子快能上幼儿园了,这才想起,孩子还没户口。于是,孙平开始给儿子落户口,可至今还没有落上。

孙平又向村委会求助,村上给开了证明,证明孙平和文文的关系,可还是没有通过落户口的审核手续。孙平说,自从父亲去世,母亲的身体便不好。虽然家里的地不多,但也不能不种,所以,他就没再到远的地方打工。可离家近的活又不好找,很多时候,自己都是打零工,也就够家里三口人的生活,一分积蓄都没有,过千元的钱,对他家来说都是大数目。

孙平说,他本来打算孩子上学了,母亲只要接送就行,他就可以出去打工了,家里的经济状况就能缓解。没想到,孩子的户口却这么难落。他也曾试着跟王英联系,希望她能回来,先商量一下,把孩子的户口问题解决。但可能是他的手机被拉黑,一直联系不上。

东北网6月19日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