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育儿 母婴关注

赵屹鸥:不会给孩子报兴趣班 反对打造“小网红”

新浪育儿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1999年,赵屹鸥担任中国中央电视台《神州大舞台》节目主持人。2004年主持中央电视台《欢乐中国行》。配音、导演、主持、表演、出书,这些都是赵屹鸥热爱的事业。2011年,主持深圳卫视全新代际互动综艺节目《年代秀》,节目中鸥哥沉稳、大体、风趣、幽默的主持获得了年代秀观众的肯定和支持。

论坛现场,赵屹鸥接受了新浪育儿的专访,他表示,自然接触对于孩子的心理建设至关重要。在面对中西教育理念差异时,家长一定不能盲从,一定要因地制宜选择适合自己孩子的。此外,赵屹鸥表示自己不会去选择兴趣班,坚决否定童星、“小网红”现象。专访实录如下:

新浪育儿:想问一下孩子亲近大自然有哪些好处?特别是对于他们长大后,面对社会竞争的时候还会有哪些积极意义?

赵屹鸥:这两个问题如果直接拿在一起(问),我觉得目的性有点强。因为实际上在做这些的时候恐怕不会有那么指向性的目的,比如说对我以后成长之后,长大成人之后有什么好处,对我以后跟各种不同的人打交道会有什么好处。但是我会觉得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其实咱们国家现在已经越来越从所谓注重环境、注重环保,其实这是一个所谓人类可持续发展或者说再生存的状态,因为人说到底是资源互相的竞争。

但我觉得就个人而言,一个不惧怕大自然的人,或者是很本能地就跟大自然会有所亲近的人,他一定是被眷顾的。所谓被眷顾的就是说你可以接触不同层次的,或者说不同层面的生命。比如说花儿、草、树、各种各样的动物,跟动物有亲近感,这远远不是你今后养个宠物,你说我已经跟动物有共鸣了,那是不可类比的。你不再惧怕它们,你也不再对它们一无所知,你也不再藐视或者忽略它们,你会觉得,它其实从生命的这个角度而言,它跟你是一样的。那么,所谓的善良,我相信大概可以慢慢地从中自然而然就会产生,你不会有恶感,你不能想象你拿着高跟鞋去踹猫、去打狗、去虐待,你觉得这是生命层面。

我不能说跟自然接触就一定会上升到所谓的宗教的高度,但是一个人对周边的环境,哪怕小草、小树、小花、小虫,你都有一种爱在里边的话,那么你这个人至少从最基础、从生物层面,你是善良的,你是无害的,你也不会做出一些非常极致的、扭曲的,至少心理建设是健康的。那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至于说将来对你的人生包括你的职场会有什么帮助,我现在还找不出当中直接的所谓因果关系。但是我相信,你善待周边的事物,也一定会善待周边的人,你也一定会善待或者说正确地对待你所遇到的各种挑战、挑衅,甚至敌意、矛盾、冲突,你都会用一种比较良好的、有建设性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问题,而不会走极端,至少在心理过这说精神层面,你会给这个社会做很多贡献,围绕着你的可能也都是一些健康的人。你把你健康的心理状态也能够传递给他人。那我觉得会,对,没错,和谐。这个和谐首先是人跟自然的和谐,也慢慢会做到人跟人的和谐、人跟整个的社会结构的这种理论化的形而上的社会的和谐,我觉得都很重要。

现在说起来都听起来比较抽象,但实际上当你真正去做的时候,比如说我们看待一个人他很呵护小花、小草,对小虫、小鸡、小鸭、小鸟都有爱心的话,那我觉得这个人再怎么也恶不到哪儿去,至少这是最基本的一种认知。

新浪育儿:现在有很多西方的教育理念都传到国内来,也有很多家庭在效仿、在学习,您是怎样看待这种现象?

赵屹鸥:我会觉得一定有好的东西、有新的东西可以借鉴,一定会让我们育儿的方式,或者说培养孩子从学习,从他的心理建设,都有一定的帮助和裨益,但是你不能脱离环境,最好不要做成“东施效颦”很奇怪的水土不服的东西。因为任何东西都必须结合起来。

当然你可以把你的孩子送出国,那你会觉得那一套方式,纯粹就是西方的,也许比较合适。但你能不能做到,就是我刚才演讲当中说到的,这当中的阵痛和痛苦是比较大的。而且对那些孩子而言,他其实丧失的东西比一个成人一辈子丧失的东西还多,就是他丧失对原有文化的认可,丧失对原来已经建立起来的一整套价值观,丧失对他的认知,对它产生质疑,这对他来说其实是很痛苦的。而且这种阵痛或者是这种痛苦,它可能不是以一种肉眼能见得到的方式呈现给你看,但是它的影响非常大。我刚才说,在不同的文化当中所丢失的东西可能比一个正常人一辈子丢失的东西都要多。

所以,可以学,但是最好是因地制宜,最好是结合你的家庭,结合你的国情,结合你要真正赖以生存或者是生活、工作的土壤,你不能完全架空。

我刚才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说孩子要快乐教育,要笑脸,是这样吗?家长可能都快哭了。真的放在孩子那儿,如果真的是所谓的“快乐教育”的话,备不住他到最后还会哭。因为不是这样的,不是按字面的解释,就是让大家觉得很兴奋、很欣喜若狂。你看多好,快乐教育也能够教育出来我们最后拿到很好的分数,取得很好的成绩,进入很好的大学,不可能。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被忽视的,就是你这一辈子不断地学习和努力。

新浪育儿:现在中国家庭的起跑线焦虑很严重,自然养育这种理念传进来的话,您觉得它的核心和原则是什么?

赵屹鸥:我觉得在早期自然教育是很好的,跟自然接触、跟自然亲近,不要跟自然为敌,而且要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够在自然当中生存的人。这里所说的“生存”不仅仅是你具备一些最基本的生存技能、防护灾难的这些准备,而是你的心理建设。

我经常会说这么一句话,当一个文明人可不仅仅是意味着说是你能在一个城市化的生活当中活得好好的,去到乡村或者去到野外你就没法生存了,这不是文明人。文明人是跟自然的接触,跟自然所有的亲近也好、沟通也好,建立起很好的一种身心健康的基础之上,你再去到所谓的现代社会,去到城市生活,去到文明社会,你更能够如鱼得水,你更能找出当中所谓的规律,而不是说我只能是城市生活,那我就是文明人,去到野外,对不起,我半天都活不下去,那我就觉得太弱了。

所以,至少在早期,对孩子进行自然教育。事实上孩子或者儿童早期的各种各样的教育,确实对一个人的一生都非常非常重要,包括他的心理健康,包括他情绪的宣泄、控制,我觉得都很重要。

所以,是好事,它并不冲突。只是不要很愚蠢地继续傻笑地以为这就是教育,那就是有问题了。

新浪育儿:您也是一个爸爸,对早期教育或者自然养育这方面,是不是觉得父亲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赵屹鸥:我觉得中国的父亲有很多很多的标准我们没有达到,有很多很多事我们可以做。就我个人而言,我也觉得我最大的缺憾,是陪伴孩子太少了。因为我经常有的时候,看到他们的照片,不管是实体的照片还是在手机、数码相机里的,翻开很多照片,你如果对照片都没法看图说话,你没法解读出当时在干吗,是什么事,我觉得真的好遗憾。因为我拿过来,“哎呀,我不在”、“哎呀,我那个没有参加”、“哎呀,这是跟谁(照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那我觉得真的很遗憾。因为不光是你个人的缺失,我觉得对孩子、对家庭也是个缺失。我不能说现在再给我机会,我一定会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一定会很大地调整我陪伴孩子的时间和我工作的时间,以及我“打拼”的成分会做很多调整。我觉得很重要。因为到野外陪小孩,父亲可能会更多,其实不是,他其实并不在乎你比他能力强,他在乎的是你跟他一起玩,我觉得这个大概是更重要。

新浪育儿:您会给孩子报各种兴趣班吗?

赵屹鸥:我们家当时也有这样的争论,或者说纠结,最终没有这么做,因为我不能说大多数家长的选择是错的,但是这真的有问题,现在的兴趣班也好,短期的速成也好,昂贵的学费也罢了,关键是它带给孩子的是好的一种竞争能力吗?你有好多好多的证书,很多很多的技能。但是这些证书、技能,都只是辅助你来达到某一个目标,其实它并不是你真的想做的,你也未必能把它做得很好。

所以我的答案是不。我不会去做这个选择,实际上我们家也没有做。他们到现在也没有,芭蕾跳得多好,琴弹得如何,绘画、奥数怎么样,但是他们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他们会做的很好,因为很简单,他们喜欢。

如果有人来问我建议,我会说,别去选择。但就这个现象而言,人微言轻,这个呼声不足以让大批的(家长停止)。因为还是那句话,资源的争夺。这大概需要时间最后来验证,这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新浪育儿:对于童星、童模、小网红这种现象您怎么看待?

赵屹鸥:这个答案一定是坚决的,比刚才要坚决得多的“不”,一定是否定的。现在是那种人人造星,就是整个全社会在造星,而且无所不用其及,我觉得非常的糟糕。有的人会说,我们成星了怎么怎么样,没问题你们成星,但是你知道当中付出的代价,或者整个社会付出的代价是非常非常糟糕的。

小孩其实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但这不是这个孩子该做的事情,这甚至不是这个家庭该做的事情,这更不是这个社会该做的事情,这就是我的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