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育儿 母婴关注

知名早教机构关店 预付费风险如何防范?

省吃俭用给孩子高价报的早教班,说倒闭就倒闭了……培训机构预付费埋下的“陷阱”,让家长防不胜防。

2月底至3月初,悦宝园在北京、上海、深圳的多家门店被曝突然闭店,曾经的负责人不但转移了股权,还一直处于“失联”状态。而想要退费的达几百个家庭,退费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引发家长维权。

知名早教中心悦宝园接二连三闭店 家长寒心↓↓

● 深圳悦宝园南山信和店未复课即闭店

“2月28日接到悦宝园卖课老师的微信通知要关闭线下店,对于未开课包的家长也不给予退款。”深圳的吴女士(化名)告诉我们,2019年11月3日购买深圳悦宝园南山信和店72节课包,价值8800元,计划2020年初开始上课,结果还没开课,门店就倒闭了。

据家长统计,受影响的家长约有200余人,涉及金额150万元以上。

● 北京悦宝园草桥店宣布闭店 春节前还在正常营业

3月1日,北京悦宝园草桥店宣布因资金不足正式闭店,该机构工作人员表示,因过往经营不善加之疫情影响被迫歇业,已无法再维持运营,目前退费困难,给家长提供转课时服务。

据北京商报报道,有家长反映草桥中心店从去年双十一开始连续三个月还在宣传推广招收新会员,收款二维码为法人代表的个人账号,春节前还在正常营业,突然宣告破产不合情理。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店所属的悦丰苗公司在2月20日发生了法人代表、投资人的变更,原法人退出。

● 上海悦宝园徐汇店突然闭店 店面人去楼空

3月3日,上海悦宝园徐汇店在微信公告中,宣布公司经营不善,外加疫情时间过长导致开业无期,正式闭店。家长反映,于2月24日还收到门店消息称,复课时间待通知,没过多久等来的确是门店倒闭的消息。

不少家长去到徐汇店现场,发现已人去楼空,门店内电脑等办公设备也已搬走,家长学员留在门店的东西无人打理。据家长统计,该店闭店导致300多名家长受损,涉及金额约250万元左右。

……

官方资料显示,悦宝园是源自美国的全球连锁早教品牌,2004年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诞生,2009年正式进入中国,如今在全球已有400余家早教中心。2019年《中国早教蓝皮书》发布的中国十大早教排行榜显示,悦宝园排名高居第五

老板失联、退费无期,家长很无助……我们多次拨打悦宝园总部的官方客服电话,截至发稿,均显示为无人接听。

悦宝园拒不退费涉霸王条款 家长提出三点质疑

目前,悦宝园总部向家长主要提供三个解决方案:购买所剩课时按一定2:1转为线上网课,或让孩子转至悦宝园其他早教中心,或其他合作机构。家长认为这样的方式并不实用,且低价转课疑似霸王条款,要求直接退费或者继续在原机构上课。

上海的赵女士(化名)谈到转课问题时说道,“安排的其它转课机构都很偏远,带着孩子去上课特别不方便。我们当初选择上海悦宝园徐汇店看中的首先是品牌,然后是地段、交通方便。所以转到其它地区的机构,或者转到其它品牌机构,这些都是违背家长意愿的。”

“参加早教的很多小朋友才1岁多,肯定不适合转线上课程。老师转给我们看总部发来的邮件,里面根本就没有退费这个选项。” 深圳的吴女士表示,3月5日向总部申请退费,客服记录完信息以后,说是一周后回复,结果20天了也杳无音信。

关于深圳悦宝园(南山信和店)的问题,有家长在微博上总结主要有三点,“1、闭店违约在先,却不提供退款方案;2、转课方案会让家长原本的合同大幅度贬值; 3、12月份和1月推出大量促销活动,收款方式是转给了原法人个人账户,并非公司账户,然后在2月20日进行了法人变更,24日陆续通知闭店消息,有理由怀疑是法人有预谋通过个人账户圈钱,借疫情由头准备跑路。”

“先圈钱,做广告,然后就以低价方式转课到其他机构,此举严重影响了消费者的利益,且违背了教育的初衷!” 关于闭店原因归咎为疫情影响,家长们也不买账。

据家长们回忆,以上3家闭店的悦宝园都在年前进行过大量售课活动,获得了很高的销售额,吴女士表示,“年前通知我们,2020年的课程就要涨价了,诱导我们预付大量费用,一般家长都有提前买上半年课程,多的有花好几万元的。”

在各式优惠中,多买课、多预付才能获得更多优惠,成了早教机构的普遍招数。为了享受更大的优惠力度,家长往往中招,或自觉或不自觉地提前支付了高额费用。预付费用越高,机构一旦跑路,家长承受的损失就越大。

早教机构倒闭跑路频频发生 家长维权困难

新浪育儿联合黑猫投诉发布了《2019年母婴行业消费维权数据报告》,数据显示,数据显示,儿童教育占全年母婴类投诉量的46%,投诉内容以退款难、霸王条款为主。

去年,众多教育机构深陷泥潭,或跑路,或破产,或是运营不利引发裁员风波。早幼教被爆数量居多,成“重灾区”赛道:沐奇亲子游泳、鱼乐贝贝水育、爱乐乐享早教、欧拉早教等早幼教机构都在2019年相继被爆出“跑路”传闻。

疫情之下,幼儿园和中小学的开学日期一再延后,早幼教机构可以正常开门的时间更是不可预知,长期不能开门必将面临巨大的生存难题。业内有观点认为,早教机构要到4月甚至5月才能开始线下营业,而那时小机构或将消失7成。

机构闭店,家长是否有权要求退费?

“若出现经营场所不能继续提供相关服务的情况,消费者有权要求退还预存费用的余额。”北京浩云律师事务所主管律师谢婧告诉我们,“培训中心法人疑似跑路,拖欠教师工资,卷走消费者培训费,属于合同纠纷,可尝试报警和工商投诉。”

然而家长要想通过诉讼拿回预付课时费,其实并不容易。即便胜诉,机构已经人去楼空,判决难以执行,课时费仍然拿不回来的情况并不少见,维权成本高,让不少家长望而却步。

“现在一些倒闭的公司也具有正规资质,不乏连锁品牌、大企业,单纯从甄别公司方面入手有时难保不会踩坑。”律师建议消费者尽量避免一次性的交大量预付款,在跑路发生之后,要尽量收集证据,抱团维权。

关于预付课时费有明确规定,但一些早教机构千方百计予以规避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早教等校外培训机构向受教育者收取学费提出明确要求:“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但是,据媒体报道,有些早教机构打起了擦边球,偷换时间跨度的概念。签合同时,只约定课时数量,不约定按天或按月计费,这样就绕过了上述政策要求,逃避监管。更有甚者,有的早教机构把原先一年的合同分成4份,每份3个月,分别收取学费;有的模仿金融机构,推出培训贷款,以及分期还款的服务。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要力戒各部门在监管环节的推诿扯皮行为,明确划定责任,形成监管合力,“教育部门觉得早教机构的事情不归他们管,市场监管部门又觉得是教育部门的事,这样不行。”

“事前、事中也要加强监管。”刘俊海还谈到事前预防的问题,“通过大数据大分析手段,识别违法犯罪高发的行业、地区。对于个人,注意要透过法人,识别背后真实的股东。对失信人办的企业,应该有明显的警示。”

点击进入专题点击进入专题

声明:新浪育儿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又跑路?厦门蕃茄田艺术遭投诉:家长几百万学费打水漂

培训机构趣动旅程发奇葩声明:已无法开业 请家长帮忙拉投资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