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育儿 自媒体

真正悲伤的时候,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

新浪育儿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 / 河合隼雄  爱哭鬼小隼

小隼家里清一色六个男孩子,他排行老五。有件事令小隼极为苦恼,自己是个爱哭鬼。他平时倒也开开心心、精神抖擞的,可是一旦因为什么事心里“倏”地一阵感动,就再也忍不住了。无论怎么咬牙坚持,眼泪还是会不听话地流下来。  

小隼明明是个爱哭鬼,却比别人加倍地好强不服输。他很努力,在任何事情上都不愿输给别人,然而一旦哭起来可就功亏一篑了。小隼极其讨厌自己是个爱哭鬼。  

他心想:为什么偏偏只有我是个爱哭鬼呢?毕竟其他兄弟五人没有一个爱哭。非但如此,他们个个擅长体育,三哥小正打架还很厉害,是左邻右舍中的孩子王。朝气蓬勃的兄弟们都很优秀,个个心地善良,谁都不会嘲笑爱哭鬼小隼,有时候还会袒护他。  

有一次,小直哥哥这样回答:咱们兄弟里面只有小隼你是这样的吧?不可能是遗传啊!遗传?小直哥哥这回说的话似乎很深奥,小隼没怎么听懂,总之好像不是与生俱来的,所以他决定试着去问妈妈。

小隼寻思着找个时间问问看,但他一是难为情,二是觉得妈妈太忙了,一来二去也就没有问。小隼也隐约听小正哥哥说过:幼儿园嘛,只是玩,其实大可不必去的啦。其实小隼也不想上幼儿园。入园仪式上,小隼黏着妈妈不肯离开,让妈妈左右为难。 

然而,一旦去了幼儿园,小隼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儿。这都是因为班主任桑村雪子老师。桑村老师温柔漂亮。小隼家里全是男孩子,所以他只消看见年轻漂亮的女性,便会晕头转向。

桑村老师会对小隼说:城山君的声音真好听呀! 小隼每次听后都会喜不自禁。城山一家人都喜欢唱歌,妈妈弹奏脚踏风琴,全家人和着风琴齐声放歌。小隼和哥哥们一起唱歌时记住了很多歌词,颇为此而洋洋自得。

在幼儿园的院子里,小隼一边看着樱花纷纷扬扬如雪花般飘落,一边兴致勃勃地唱着歌。幼儿园上学和放学都要唱歌。

放学时唱的歌是这样的:  

今天的功课结束了,  

大家结伴回家吧。  

明天还要来到这里,  

做功课或者玩耍吧。  

亲爱的老师,祝您一路平安,

再见了。  

亲爱的小朋友,祝你一路平安,

再见了。

小隼边唱边想着明天也要早早来幼儿园,只是见到桑村老师,就让他很开心了。小隼觉得老师也格外疼爱聪明伶俐且长着一双滴溜溜、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的自己。

可是,到了绕着初中运动场的那一圈白杨树的叶子开始泛黄的时候,桑村老师突然辞掉了幼儿园的工作,听妈妈说,老师嫁到了一个叫“芦屋”的遥远的地方。  

大家都集合到幼儿园的游戏室欢送桑村老师。小隼什么都没有听到,为了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他拼命咬着下唇。可是,当小隼看到女孩子在眼前哭泣的刹那间,他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哗哗地淌下来,呜呜咽咽,泣不成声。

男孩子哭了。——女孩子们用像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虽然小隼好强不服输,但他直到今天依然做不到以眼还眼地回敬女孩子们。小隼擦干眼泪,确认自己看上去没什么异样之后才回家。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幼儿园哭了。  

吃午饭的时候,妈妈柔声问小隼:今天为桑村老师举行欢送会了吗?嗯。 小隼赶紧绷起脸,装作漠不关心,可是妈妈又继续问。 有没有小朋友哭啊? 嗯。女孩子嘛! 小隼感觉体内正在发生某种奇异的变化。他把眼睛转向房间里的神龛,仿佛那是一件稀奇的东西。

妈妈却轻轻地对他开了口。 小隼,真正悲伤的时候,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 

小隼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最后,他把脸埋进妈妈的膝头哭泣。妈妈的膝头又温暖又柔软。到目前为止,小隼没有从任何人口中听到过“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之类的话语。莫名地,小隼似乎不再讨厌自己是个爱哭鬼了。

为什么偏偏只有我是个爱哭鬼呢? 小隼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问妈妈。  小直哥哥说了,不是遗传。 妈妈似乎有点儿迟疑,犹豫着要不要说,最终还是开了口:这个嘛…… 这时,妈妈的眼里似乎也闪着泪光。

妈妈说:不知道小隼你还记不记得了,弟弟小明两岁时就夭折了。那时,妈妈伤心不已地哭泣,小隼也跟着一起号啕大哭。 妈妈继续说:葬礼的时候,要往外运棺木了,小隼挡在前面,大声喊,不能放他们走!小隼一边哭一边拼命阻拦棺木出门,连大人们都让你弄得潸然泪下。 

小隼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的脑海里陡然浮现出和小明一起玩耍的情景。小明身穿甚平和服外褂,挥舞着木棍,扮成士兵的模样,边跑边喊:冲啊! 妈妈一边慈爱地笑着一边用目光追随着小明奔跑的身影。小隼也不甘示弱,操起一根木棍样的东西跑了起来,大喊着:冲啊!那可真是开心极了,快乐极了。  

然而,小明生病夭折了。妈妈深受打击,每天都在佛龛前一边流泪一边不停地唱安魂歌,再也无心做其他事情了。每逢此时,小隼总是陪伴在妈妈身边,和妈妈一起哭泣,模仿着妈妈唱安魂歌。妈妈的心灵因此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妈妈对他说:也许小隼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变成一个爱哭鬼的吧? 

听妈妈讲着讲着,尽管好像还有点儿不明所以,但小隼觉得就算是爱哭鬼也无所谓了。妈妈似乎也如释重负,两个人都感觉心情舒服了一点儿。  

好了小隼,打起精神,去外面玩吧。 妈妈正说着,传来了“小隼,咱们玩吧”的声音。隔壁的阿孝过来招呼他了。 拿着,和阿孝一起吃吧。从妈妈那里接过银杏饼干,小隼高高兴兴地出去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家庭书房”]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