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育儿 自媒体

“2018最大成就:前妻提出复婚。”一名家暴男的真实独白

新浪育儿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欢欢,蔫痞老愤青,刀子嘴豆腐心,可能是最懂情爱的中国女人,已出版《先做女王,再当公主》。公众号:姐姐在上

今天的故事来自于一名真实的施暴者采访。

他叫顾伟,曾经央视《面对面》的故事主人翁,他曾经是一名严重的家庭暴力者,最夸张时他开着挖土车直奔妻子娘家人的房子……

5年后,他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通过他的极端故事,也许你能看到亲密关系中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男性世界。

“施暴者”

讲述人:施暴者顾伟真人演出、自述

16岁,我刚刚高考结束,第一次动手打了母亲。

面对该继续读书还是进入社会工作,当时的我有自己的选择,而父母却不断重复着:“这是你的选择,到时可不要埋怨我们!”

那些话,让我变得十分烦躁,在饭桌上,我的拳头挥向了母亲的眼角,一旁的父亲拉也拉不住。

父亲叫来了母亲的娘家人:舅舅、姨夫、外公、外婆,一番说教,我还挨了舅舅一记耳光。

我很委屈,因为父母在吵架的时候,父亲常常用贬损的语言侮辱她,我的两个叔叔包括我的父亲在内,与别人起矛盾冲突的时候也是选择用拳头说话。

而我使用了这个技能,却要被批评训斥?我不懂。

25岁,我毕业了,母亲开始抱怨我找不到对象,工作不如别人。

我听不了她的啰嗦,那让我很烦躁,于是我再一次选择用拳头让她闭嘴。

28岁,我结识了我的妻子并登记结婚。

当时在职场上小有成就的我,经常以救世主姿态去要求和指导妻子。而后,言语攻击上升成暴力拳脚并且伤害程度和力量越来越大。

29岁,我当了爸爸,在工作上依然尽忠职守,却忽略了家庭。

在孩子妈妈羊水破裂,剖腹产生子后的第二天,我就跑去外地公务了两天。

所以,我是一个合格的伴侣么?

换了十份工作后,我在如今的岗位上工作了十年,从一线的工人晋升到了当下的高管。我用所谓的尽心尽责,换来了所谓的男性成功。

30岁,终于,婚姻这面镜子被正面击碎,我们分居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法院的离婚程序:一审未判离,在一审和二审中间的那段时间,分居的我开始思考:我是不是真的有病?为什么对心爱的人,对母亲要暴力相待?在外面,我是好好先生可回到家却成了一个使用暴力的恶棍?

我害怕失控,可婚姻的失控让我更加焦虑,出于控制欲我选择了社会援助,我向白丝带反家庭暴力协会求助,一开始是想挽回婚姻,却未想看到了真正的自己。

慢慢地,我开始理解她为什么要离婚了。

我想,假如没有我的意识觉醒,我和她会有两种结果:

1)我把孩子妈妈打死,

2)孩子妈妈因为无法忍受暴力把我杀了。

这虽然是两种极端的假设,但如果没有施暴者的觉醒,我觉得发生概率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二审的时候,我同意了离婚,我想给她机会,更重要的是,想给自己机会。

我开始学着改变:

2015年,我在北京参加了国内第一场“男德班”,去学习怎样成为一个好的男性伴侣。

我学习独立照顾孩子,在网上给小宝买衣服和鞋子,还会搭配。我学习烘焙,报名了素食烹饪班。

后来,我主动向单位提出要求把工作职位降低,虽然薪资有所减少,但我多了一些时间来陪伴孩子,和家人相处。

我逐渐开始明白,即便月入千万,住别墅,开豪车,但家庭的温暖是买不来的,一旦破碎很难挽回。

现在,我和孩子妈妈住在同一个小区,孩子在双方家庭的时间也并非法院最初判定的那样,每周只有两天是妈妈带,而是各半。

记得有一天,孩子问我:“爸爸,为什么妈妈不和我们住一起?”

我蹲下来告诉他:“宝宝,爸爸……打了妈妈。妈妈受到了伤害,为了保护自己她选择了离婚。她是对的,爸爸做错了,男人永远不应该打女人。”

今年我35岁,前两天妻子在手机上跟我说:“假如你真的能改好,我还会跟你过。”

但我知道这个自我转变的过程,其中的难度很大很大。

我不想有一天旧病复发,不想再伤害她伤害我最爱的人,不想再成为自己厌恶的模样,我让她给我5年时间,这段时间内我会不断学习成长。

假如5年后,我确定自己的内心放弃了暴力,我想,会向她第二次求婚。

“冷暴力,也是家暴的一种。”

从《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安嘉和到真实男性顾伟,他们在夫妻关系中看起来像是一个比较极端的存在:会把妻子打到鼻青脸肿,甚至危及生命。

这些极端有时候会让人们觉得家庭暴力距离大众相对遥远,是低概率事件,但其实还真不是。

据统计,在中国有30%的家庭中存在着家庭暴力,9成以上的施暴者是男性。

而这还是官方统计数据,那些正在经历却默默忍受的人群其实更多,因为很多人其实不明白,暴力不仅仅是身体上看得见的伤害,婚姻中的冷暴力,包括言语和肢体的冷漠虐待,也是家庭暴力的一种。

婚姻中的暴力存在,比我们想象中更广泛,其实这不是一个小众话题。

所以有了今天这篇文章,希望那些正在施暴的男性都能够正视自己,开始觉醒。

2019年初,我们希望做一些真正能帮助到女性和有用的事情。

如果你觉得在婚姻里异常孤独,常常感受不到对方的温暖,亦或者遭到不仅仅是精神甚至是上升到肢体上的暴力对待,希望今天的分享对你有用。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对谈嘉宾,是中华白丝带反家庭暴力协会的创始人、北京林业大学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博士。

Q1:家暴这件事很奇怪,为什么生病(施暴)的是男人,但大多来主动寻求治疗的都是女人?

A:是的,坦诚地看有一部分家暴男性是很难主动认错的。

我的经验是,男人来主动寻求帮助和正视自己的契机,大多发生在妻子已经提出离婚的决定,他不想离,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来主动寻求帮助。

从事反家暴社群这么多年,接触很多人,但我们相信每个男人的内心,其实也都向往幸福和美好的生活,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在结婚的时候,目的是为了娶一个老婆让自己打起来方便。 

Q2:为什么9成的家庭暴力,施暴者都是男性?

A:在整个社会文化中,倡导的是一种男性支配的霸权主义的气质。

他要求男人要成功但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成功,他要求男人要性强大但并不是每个男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性强大,他还要求男人做冷面硬汉的角色,但这个过程中他和伴侣、和孩子的亲密关系都可能受到严重的伤害。

而男人缺少自我反省精神,他们很难意识到这种传统的性别特质对自己和伴侣、家人带来的伤害。所以,我们需要用很长时间的努力和工作来帮助他们慢慢地实现这种转变。

Q3:打破性别暴力,具体到我们每个人,应该怎样做呢?

A:其实这需要从源头做起,也就是青少年甚至是针对幼年儿童的性教育。

比如,我们的研究课程上就会安排男孩子和女孩一起玩布娃娃,一起玩玩具枪,一起玩过家家,我们培养男生女生都可以温柔呵护体贴,也可以共同培养进取心和战胜困难的勇气,等等。

其实,只要是男人和女人有的人类社会的性别优点大家都可以去拥有,这样才有可能把性别平等这件事往前推进一步。

另外,中华白丝带反暴力协会在全国近40座城市都设有志愿者服务站,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女性和家庭可以向我们寻求帮助。

爸妈营发布过500篇

夫妻婚姻主题相关内容,

其中有488篇好文,

还有童书、影视、亲子游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